特别报道
《盂城邮花》把我领上集邮路
时间:2022-01-14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高超

“星光不问赶路人,岁月不负有心人”。人生是一场漫长的跋涉,不论你学识有多深,目标有多大,只要你勇于坚持,砥砺前行,即便是在暗夜里探索,星光总会照亮你前行的路。《盂城邮花》就像灿烂的星光照耀着我集邮前行的路。

我过去集邮就像散兵游勇,没有航标,没有边际,只是将所集的邮票归归类,分为名人、名山、名花、名著,做一些传统类邮集。就如同我爱人所说“邮票”好看。她的话,道出了我在邮集中缺乏专题性、缺少故事性、缺少邮识党的问题。邮集想要告诉人们什么知识?没有体现。

怎么才能提高集邮水平?退休后,我收集整理了《盂城邮花》,从创刊到至今的每份报纸,系统学习和研究了里面的文章和邮集选登,受益颇多。

感受一:此刊属邮普之刊,服务邮友非常接地气。它像一座大学校。栏目里的内容,有初级班、高级班,有报告厅、表演厅、运动场,功能齐全,能让作者、读者对号入座,喜欢写哪类邮文,喜爱读哪类文章,应有尽有,各取所需。

感受二:它是一个进行集邮知识交流的平台,从中可以静静体会老师们的集邮经历。他们将组集的体会和邮识,用邮文的形式展现出来,有说人的,有说事的,有论述的,从不同角度娓娓道来,让人收获多多。最让我感动的是刊登在《盂城邮花》特刊2003年第2期上蔡生老师的一篇邮文《爱邮·画邮》。蔡生是高邮集邮界的前辈,也是画坛前辈。他在文章中讲述了自己怎么爱邮、画邮的故事。上世纪50年代他就开始“苦集邮”,经常在传达室守候信件的主人或上门求票,还用牛皮纸自制邮册爱护邮票,并道出了临摹、创作邮票艰辛与喜悦。 他把高邮古今名人秦观、汪曾祺以及王念孙、王引之父子用三枚自制“邮票”表现,并把自己独到见解体现在画稿上,做到画之有据。该作品在高邮第二届邮文化节展出,得到专家和观众好评。他用创作“邮票”画稿的形式介绍高邮文化名人、传播邮文化值得称赞,实现了一个集邮者的理想和自我价值。《盂城邮花》上的很多作品,给了我极大的启发和帮助,让我获得了许多集邮知识。

感受三:它让我结识了不少邮友,并 提升了集邮水平。我在《盂城邮花》上读了很多文章,如潘秀珍、任仁、孙平、黄家耕、蒋旭东等老师的集邮心得体会。以前我只知其文、不识其人,后来通过他们文章,了解到他们的文风、邮识、人品,并逐渐将他们视为真挚的朋友。他们身上都有浓浓的的集邮情结,不论邮市峰期、谷期,都不离不弃、执著追求。有了这些朋友,我在集邮道路上不寂寞,越走越敞亮。

《盂城邮花》还滋养了我的精、气、神。同事和老朋友在一起谈人生变化,常说:“你变化不大”。我很高兴并道出邮集的奥秘,是它帮助我增长知识、增加生活乐趣,充实了我的退休生活,同时也让我取得一些小成绩。我写的一些邮文陆续在《中国集邮报》《集邮报》和《盂城邮花》上刊登。我的作品和邮集,爱人是第一读者。她总是实事求是,根据内容和结构提出自己的观点和意见。有了她的支持,我在集邮路上多了一个好帮手,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盂城邮花》30年一路走来,成为一部高邮邮文化发展史。它更像一幅邮文化的泼墨画卷,带给人们更多的集邮精品和精神享受,充分体现了编者的奉献、使命和担当。

感谢《盂城邮花》把我领上集邮之路!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