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邮都“花”香
时间:2022-01-14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王彪
现在到处搞旅游经济,各地都有花海,几百亩上千亩一片片花儿绽放,甚是壮观、可爱。可看多了,似乎都是重复而己,且花期一过,杳无人迹。而我们高邮有一“花”儿,已开30年了,仍芳香四溢,令人爱不释手,它就是《盂城邮花》。

30年前高邮集邮协会会刊《盂城邮花》在万物生长、莺歌燕舞的阳春四月伴随着高邮市的成立和大家见面了。当时我在高邮印刷厂工作,看见了它从排版、校对、印刷的全过程。当时是手工排版,铅字印刷,比现在的电脑排版、彩色胶印粗糙得多、慢得多。当年高邮在印刷厂印刷的小报有20多份(种),但印刷厂的工人们最喜爱这朵“花”,争相传阅,先睹为快。有些工人还悄悄带几份回家,送给亲友们。印刷厂的工人也和编辑这份“邮花”的人员成了好朋友,一起谈工作,谈生活。近日,原高邮市印刷厂老工友聚会,还一起回忆起当年的往事。他们说,有两位编辑名字留给大家很深印象。一位女同志,高个子,叫夏春节。她的名字很特别,春节在冬天,怎么到夏天了?一位男同志,个子不高,叫任仁,大家认为是“能人”,排字工陈宏才还忙着给“能人”介绍女朋友。铅印车间主任吴金龙,近水楼台先得月,总是第一个细品《盂城邮花》,现在成了铁杆邮迷,退休在家,整天就是玩集邮……

《盂城邮花》既专业、又亲民,普及集邮知识,交流邮坛趣事。因经常看《盂城邮花》,我懂得了什么是“首日封”“原地封”“极限片”,知道了“四方连”与“四方联”的区别。

市委市政府正雄心勃勃地把高邮打造成东方邮都,高邮人都为此添砖加瓦。 去年,发现高邮的“文化名片”汪曾祺先生在1951年第一期《北京文艺》上发表的一篇赞颂邮政工作者的文章,很是惊喜。高邮籍的大文人写邮文化,太好了!于是,我写了一篇《汪曾祺赞邮》在《盂城邮花》发表了。

 能为建设东方邮都出点力,我很高兴。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