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敢于斗争的农民优秀代表——记方农高烈士
时间:2021-07-19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方农高,男,原名施传高,高邮县周山乡塔沟村人,1922年5月出生。他幼年读过几年私塾。他家里只有3亩薄田,生活极其贫困。少年时带着弟弟讨过饭,替人家做工糊口度日。1941年秋,新四军挺进高邮开辟抗日根据地,方农高在水深火热中遇到了救星。他和民运工作队的同志一道积极宣传党抗日救国主张,发动和组织群众参加抗日救亡运动。由于进步快、觉悟高,于1942年8月由狄奔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历任龙华乡农抗会主任、六区农抗会主任、高邮县农抗会会长、高邮县生建科科长、县区参政会参政员、副议长等职。

方农高参加工作初期,由于农民意识的局限性,认识模糊。在任村农抗会主任时,他有一个亲戚犯了罪被枪毙了,当时他有些想不通,工作情绪一度低沉。后来组织上调他到党训班学习,使他在政治上、文化上、理论上有所提高。他深有体会地说:“无产阶级有铁的纪律,天下穷人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翻身做主人。”他担任龙华乡农抗会主任期间,在减租减息运动中,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认真执行党的政策,不讲情面。1943年,他带领贫农、佃农向反动地主李道门、黄大姑开展斗争,揭露他们破坏减租减息的罪恶阴谋。在说理斗争大会上,顽固不化的地主黄大姑竟用拐杖在方农高头上打出了一个大瘤,激起了广大贫农、佃农的无比愤怒,黄大姑只得低头认罪,赔礼道歉,按照党的政策规定执行减租减息。在战乱春荒之际,贫农、佃农既没有种子下地,又无饭吃。方农高与龙华乡佃户向地主清算出200多担稻子(3万多斤)并及时地将这些斗争果实公平合理地分给贫雇农,解决春荒口粮和种子问题。万福乡不法地主周子茂在刘庄拥有700多亩土地。他的佃户就有几十个,在方农高带领下,农抗会向周子茂开展说理斗争。周子茂顽固不化,看不起方农高,后来几十家佃户联合起来向周子茂发起围攻和斗争,使他胆颤心惊,主动拿出50担稻子给佃户做种子。这对周围几个乡有很大震动,先后掀起了春荒借粮运动。方农高在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威信。永丰乡有一个诨名叫“铁扫帚”的地主张瑞佳,拥有700多亩土地,一开始以为农民不敢动他一根毫毛。该乡农抗会主任陆浩然来龙华乡农抗会求援,方农高毫不迟疑地带领龙华乡几百个贫农、佃农去支援,促使永丰乡贫雇农迅速组织起来,齐轰“铁扫帚”。张瑞佳不得不派管田禾的张邦和出来谈判,拿出150担稻子,解决当时春荒种子。同时,距白马庙伪据点只有几华里的四美乡贫雇农也纷纷团结起来,组织农抗会向地主周朝荣开展斗争,迫使他减去稻租50担。

1944年,方农高担任六区农抗会主任兼县、区参政员时,曾几次在县参政大会上,以大量事实无情地揭发地主阶级对农民残酷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的罪行,并说明“劳动创造世界是个真理,不是剥削起家的地主养活了农民,而是辛勤劳动的农民养肥了地主”的道理,这对启发贫雇农和其他劳动人民的阶级觉悟很有作用,推动了减租减息运动进一步深入,极大地调动了广大农民抗日救国和当家作主的积极性。

方农高作风正派,勤俭朴实,办事铁面无私、不徇私情,有人称他为“方死人”。方农高一心为了革命工作,经常拎着一个黑布包,包里除换身衣服外,就是农抗会的一枚大印,每天在外奔波。他担任县农抗会会长时,全县大部分区乡都有他的足迹,他以忘我的革命精神进行工作。

方农高革命斗争意志坚强,很有骨气。1944年春,他从苏中开会回来,路经子婴河,正准备过河,遇到临泽镇伪军李虎臣部队而被捕。他大骂伪军:“你们的日子不会长了,你们要杀就杀,不要多说废话!”态度激昂,不向敌人屈服。不久,组织上将他营救出来,他将原名施传高更名为方农高。他斗争意志更加坚强,工作更加积极。

1946年,搞土改时,方农高始终支持贫雇农正义斗争,向地主讨还租约、田契,毁掉地主所用的大斗、大斛、大秤等剥削农户的工具,贫雇农扬眉吐气。少数顽固的地主幻想变天复辟,阳奉阴违地对待土改,不肯交老田契,或者事先将田契及土地四周界址用照相机拍下来,这些行为都被一一揭露。土改任务基本完成后,方农高坚决按照县委部署,深入基层复查复核,纠正运动中“左”或右的偏向。

1946年秋,我军主动北撤,方农高留在界首区坚持原地斗争。10月14日,县委书记李健在龙华乡崔家沟召开界首区区委会议,决定方农高分工负责龙华、万福、子婴3个乡。他就选择在这3乡之间的龙华寺附近为隐蔽地,在张侉子家西屋搞了一个地下道,在通向屋外与居在华相邻的巷子中间隐蔽一个多月。他夜间出来活动,联系群众,了解敌情。因失密,敌人近20多人到张侉子家搜捕。方农高遇此突变,顺手拿起割稻刀,准备拼死抵抗,终因孤立无援而被捕。方农高大骂:“你们这些无耻的反动派走狗,不要得意太早,你们的末日即将来临!你们要杀就杀,共产党人是杀不完的!”方农高被敌人就地枪杀,时年41岁。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