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用鲜血写成的革命家史——记左卿、秦梅青烈士
时间:2021-07-12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左卿,男,原名左文充,二沟左家庄人,1913年出生。其父早逝,由寡母和胞兄含辛茹苦地抚养。7岁时,家里省吃俭用让他上了私塾。13岁,他因家贫辍学务农;18岁,他与秦梅青结婚。1941年冬,我党派民运工作队到左卿家乡一带,开辟抗日根据地。左卿在姜萍、杨炎等人的教育下参加革命,并于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村、乡、区农抗会主任和二沟区、马棚区区委副书记等职。

秦梅青,女,二沟人,1912年出生,曾在上海纱厂做过工,后来回乡在左卿的影响和鼓励下,于1943年参加革命,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村、乡妇抗会会长、区妇联主任。

左卿面对国民党保安乡乡公所所在地左家庄革命与反革命斗争十分尖锐复杂的情况,在民运工作队的领导支持下,积极组织民兵基干队,先后向地主联庄会借缴枪支17支和一批子弹。他经常带领民兵武装,夜里深入敌伪据点周围,开展抗日游击活动,勇敢机智地打击敌人。1943年秋,左卿获悉保安乡乡长陈大虎为驻二沟的伪营长岳邦购买稻子40多担并从保安起运的情报,果断地采取措施,在中途“十七拐子”处拦扣下来。1944年春,左卿深入敌占区,摸到二沟联防自卫队大队长陈绍山家里,收缴了他的一支步枪。左卿在反抗敌伪捐费、抢粮等方面,完成任务都很出色,搞得敌伪军和封建地主终日惶惶不安。

左卿、秦梅青清楚地认识到,要领导人民抗日反蒋,对当地敌伪势力和反动地主的破坏活动必须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在减租减息和春荒借粮运动中,左卿夫妇积极组织和发动群众,对地主、富农开展面对面斗争,斗出稻子百余担,解决了贫苦农民的春荒缺粮问题,有力地推动了春耕生产。1946年春,秦梅青发动二沟群众千余人,会同临城、太平、昌平3地群众,到高邮城向大地主杨七房、杨四房开展清算斗争,斗了3天3夜,终于取得了胜利。

在1945年大参军时,秦梅青带领妇女宣传队,逐村逐厍进行宣传活动。在枪炮声中动员参军,任务非常紧迫,工作十分艰巨。她不畏艰险,不辞辛劳,不分昼夜地深入参军对象家庭,耐心细致地进行动员说服工作,农民们纷纷送郎送子去参军,支援部队的建设。

左卿、秦梅青夫妇虽然识字不多,文化水平不高,但出于革命事业的需要,一直认真学习,喜欢看书、读报、唱歌。他俩走到哪里,嘹亮的歌声就响到哪里。当时的《人民报》是他俩离不开的学习材料。一见报上有小歌词,他们就结合当地流行的民歌小调,教群众唱起来,如宣传抗日,慰问新四军的《月儿渐渐高》《打高邮》等小调,一直流行于一沟、二沟一带,起着宣传、教育、鼓舞群众的作用。

在1946年夏季“五四”土改运动中,左卿夫妇立场坚定,旗帜鲜明,积极发动群众投入这场运动。当时左卿已任二沟区委副书记,负责剑鸣、南丰两乡土改工作。他坚持以点带面的工作方法,和秦梅青一道在保安乡领导贫苦农民对地主左元佑等进行斗争,勒令他们交出田契,当众烧毁,大长群众的志气,大灭地主的威风,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是年10月7日,高邮县党政军机关撤离高邮城,实行战略转移。为适应敌后坚持斗争的新情况,上级决定二沟区西部划入马棚区,东部划入三垛区,左卿调任马棚区委副书记,同区委书记张奋明、副书记朱强民等一起坚持原地斗争。11月中旬,国民党军队带着还乡团经常下乡“扫荡”,大肆搜捕我方人员。为了插入敌人心脏,开展迂回斗争,根据上级指示,区委集体研究决定分三组出击,由张奋明、左卿带领一个组,在一沟、二沟一带开展活动。他们将全组30多人精简到13人,于18日清晨到达侉子厍(现属张轩乡),打算夜间继续南进。不料上午11时左右,遭一股国民党自卫队由戴家厍分东、西、北三面围袭。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左卿等决定突围。全组人员立即从水田埂上向南边打边撤,一直退到西角墩大圩,被一条大河所阻。在情况十分危急之际,左卿与其他同志一起跳入河中。左卿因不会游泳,而沉入水底,壮烈牺牲,时年33岁。

同年,已被任命为三垛区妇联主任的秦梅青,为了革命形势的需要,和左卿分开一段时间,肩负着革命工作和全家老小生命安全的两副重担。由于国民党还乡团疯狂“扫荡”,环境十分险恶,她和全家几经辗转,隐蔽到草荡中去。10月20日,还乡团连续不断在草荡中搜捕。她用一条小船,把婆母及子女送回左家庄。秦梅青与婆母、孩子等5人刚离船跨进左庆宽家,就被还乡团爪牙发觉,当即前来搜捕。为避免连累左庆宽母亲,她毅然挺身而出,大义凛然地说:“我在这里!”还乡团对她先是拳打脚踢,后将她和婆母及子女共5人绑了起来,押送到夏家庄交给自卫队。就在这一天,左卿的胞兄左文培(村农会会长)夫妇全家七口也被司徒乡敌保长耿国元从草荡中搜捕出来,送到夏家庄。还乡团自卫队副队长左元桃(叛变投敌分子)及一些地主恶棍,看到秦梅青一家都被抓来,齐声叫嚣:“要斩草除根,斩尽杀绝”!于是左元桃丧心病狂地带领自卫队数人,将左卿75岁的老母、3个儿女(两男一女)、5个侄男侄女(一男四女)共9人,绑押到左家庄河北裘墩口全部枪杀。

左元桃为了邀功请赏,将秦梅青等先后关押在夏家庄和二沟。左文培夫妇被关了7天后,在二沟镇东面的弯刀塘处被枪杀。左元桃一伙想从秦梅青嘴里得到所需要的东西,经常对她提审,百般折磨,但她毫不畏惧,坚贞不屈,表现出了一个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高尚品质。秦梅青被关了个把月,顽镇长孙士元及左元桃等人一无所得,决定对她下毒手。

1947年2月的一个深夜,二沟柏家祠堂的西厢房内,秦梅青身边躺着刚出世3天的女儿,瘦骨嶙峋,嗷嗷待哺,啼声沙哑。左元桃派自卫队将秦梅青拖了出来,从她怀中夺去婴儿,摔进屋后大粪坑内。秦梅青心如刀绞,强忍泪水,咬紧牙关,整衣昂首,在惨淡的星光下,踉跄行走到营口荒塌,左元桃等人凶暴地将秦梅青倒着头栽入石灰坑内活埋,两脚还露在上面。丧失人性的左元桃又拿起大锹铲断她的双脚。当时秦梅青年仅35岁。

后来,当地群众在荒塌上发现了秦梅青的尸骨。为缅怀先烈,拾骨重葬,立墓竖碑。1967年5月迁址,重新建立了“左卿秦梅青烈士纪念碑”。解放后,杀害左卿、秦梅青全家的刽子手左元桃被人民押上了断头台!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