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邮票上的药用植物》背后的故事
时间:2021-01-10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潘秀珍
近日,88岁高龄的张本中先生收到了安徽省科普作家协会寄来的2019年度优秀科普作品奖三等奖的获奖证书,这也是业界对他编著的《邮票上的药用植物》一书的充分肯定。张本中是我市一名退休医生,一直从事医学事业。1984年他曾荣获“江苏省劳动模范”称号,1991年张老喜欢上了集邮,集邮成了他的业余爱好。几十年来,他的集邮成绩硕果累累。最令人称道的是,他用了数十年的时间,收集了6大洲73个国家和地区的相关邮品,选择541枚有药用价值的植物邮票,用中英文标注,彩色印刷,出了《邮票上的药用植物》一书,该书称得上是一本植物医学科普书籍。

2019年10月14日,《邮票上的药用植物》一书首发,我有幸参加了首发座谈会。在会场,我粗略地翻看了这本书。给我的第一感觉是版面设计精美,邮票原图清晰漂亮,中英标注的文字,内容很丰富。我被书中的内容深深吸引,敬佩之心油然而生。回到家里,我细细研读了这本书,在了解了很多的医学知识后,我便更想了解作者写书背后的故事。于是,我约请了市邮协副秘书长夏春节同志陪我一起去张老家里拜访。

走进张老家,张老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在他家的客厅里,我见他右手不停地颤抖着,原来他患帕金森综合征8年了。这就更让我惊讶了,我问张老:“您患帕金森综合征,这本书是怎么写出来的呢?”他说他的右手不停地抖动,握笔都很困难,写出来的字不成形,在数分钟之内他自己还能够认识,但过了5分钟后就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字了,这就需要他的女儿及时地帮着打印出来,否则就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内容了,张老就这样一直坚持着,一点一点完成了他的著作。

我问张老:“您的资料又是怎么获得的呢?”他说多渠道收集资料,从邮刊杂志、《中国集邮报》《集邮报》上了解剪集,有的从网上购买,有的从邮商那里邮购获得。

“您又是如何整理的呢?”他说,他把收集来的邮票贴在作废掉的处方和病历上面,分类摆放,再拿到店里去复印留存。

“翻译工作您又是怎么做到的呢?”张老告诉我说,对每枚邮票的药用价值分别查阅了有关国家的百科全书、中英文词典、拉丁文词典、药用价值的书籍等。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去查,内容要准确无误,每一个外语字母都不能错。大量的外文专有名词,都是他一丝不苟地从书本中查出来的。他说常常躺在床上想翻译,想到失眠。 

张老把那些用于翻译的书籍拿到我们面前时,我们真是惊呆了。那些书被翻得破烂不堪,书的装帧都已经分离,这要翻多少遍才会变成这样啊?有些书籍本地买不到,他就托人到北京和国外买回来。排版校对更是严谨,一遍又一遍地校对,力求准确无误。

研究的过程更是认真。张老1956年从医科大学毕业,英语和拉丁文的水平都很高。他要求英文、拉丁文、汉语名称与邮票上一致。为了便于读者查找,药植的科别按汉语笔画的多少排列,药植的属性与种别按其拉丁文名称顺序排列,以避免药物异地分离。对药植的功能更是一丝不苟,逐一查找核对。这让我感慨万千,敬佩不已!

《邮票上的药用植物》这本书的字里行间倾注了张老大量心血,同时也展示了他的聪明才智。从收集、整理、分类、拍照排版、研究等一系列的工作来看,张老对药用功能和邮品研究得是那么的透彻,中英文排版是那么的精致。通过《邮票上的药用植物》一书,他把邮品、医学和艺术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这本书的编辑出版,充分体现了张老对人生目标追求的态度。抗美援朝时他积极从军,当上了一名军医。农村缺医少药时他去农村,为农民服务,在横泾卫生院一干就是十多年,是人民群众信得过的好院长、好医生。后因工作需要,被调职到市人民医院工作。退休后他仍然发挥聪明才智,把医学知识运用到集邮上来,做到老有所乐,老有所为。他的每一天都不虚度,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过得很精彩!

张老对待科学的态度执着严谨,孜孜以求,对待工作一丝不苟的精神值得学习。一位身患帕金森综合征88岁的老人,数十年来,每天在密密麻麻的外文书籍里查阅资料,静下心来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去研究,一枚一枚邮票地去收集,一遍又一遍地去校对,用他那颤抖的手写下集邮医学科普书籍,用渊博的知识、爱心,默默奉献传播医学和集邮文化知识,他的精神难能可贵!

这次拜访让我受益匪浅,张老的精神深深地触动着我的心弦,他那严谨的学风和作风令我敬佩。张老的精神启示着我们,成功属于执着努力的追求者。我们在人生的旅途中不能虚度年华,要不断地努力进取。

最后,张老还捐赠了5本《邮票上的药用植物》书籍,交由中国集邮家博物馆收藏,并与我们合影留念。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