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母亲的菜园子
时间:2021-07-26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丁鹤军
 扬泰机场开通至太原的航班后,母亲惦挂着我们,总是想着把自己种的应季时蔬送到太原,让我们吃到纯天然、纯绿色的健康食品。每每与母亲通电话,她都着急打听近日有没有朋友乘坐航班到太原。航运速度快捷,在途时间短暂,易腐烂、易变质的新鲜瓜蔬从故乡空运到太原,依然是青翠欲滴,鲜嫩水灵。

顾家大伯搬离到河的对面安了新居,老房子在岁月的风尘中破残不堪夷为平地。因近靠河边,离我家仅百米之遥。母亲从这块地里捡拾出断砖碎瓦,翻挖修整,碎土作畦。用砖块在四周垒起了围墙,防止鸡鸭进入践踏了瓜菜;横竖铺了一道道地垄,划分出一畦畦不同类别的瓜蔬分界线。母亲的菜园子有板有眼,像那么一回事。

瑞雪纷飞的冬天,寒风拂面的早春,母亲的这方菜园子,也没有荒芜、萧瑟和衰败,始终蠕动着绿色的生命,充满着融融绿意,洋溢着盎然生机和无限活力。

母亲虽是生长在农村,但有父亲的疼让和呵护,忙于自己的教育工作,田间地头的事少有问津。退休赋闲于家,却忙碌劳作在菜园子。布谷声声,燕子绕梁,母亲在菜园子栽上菜秧,种上瓜苗,播上豆种。母亲并不追求瓜蔬的产量,不施化肥,不打农药,坚持绿色、环保的农家肥。我见母亲提水浇菜辛苦,想给她安装个水泵,接上长长的塑料水管直通河里,浇水省时省力。母亲却说电动水泵抽水又急又猛,对瓜蔬生长不利,情愿辛苦劳累点,用桶提水灌在喷壶里,慢慢地淋浇、喷洒。母亲种下的不仅仅是菜,更是生活的希望、精神的寄托,悠然的田园生活简单而宁静、踏实而快乐,为母亲的晚年生活增添了一份亮丽的色彩。

菜园子就是乡下人的菜篮子,自耕自种自给自足。母亲的菜园子不算大,麻雀小五脏全,架子上的,地面上的,品种丰盈,包罗万象。母亲每天在菜园子精耕细作,浇水施肥,锄草除虫,搭架打杈,心血和汗水浇灌了期待与希望。菜园子的一畦畦瓜蔬排列有序,鲜嫩嫩的,肥硕硕的,妩媚了平淡的生活,芬芳了流逝的岁月。

家里的日常吃菜,都是菜园子种出来的。菜园子有了劳动的果实,母亲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用手机拍下照片,在微信里传发给我,分享着丰收的喜悦和欢乐。吃不完的,母亲慷慨地赠亲送友。城里的亲戚去了乡下,母亲不需要去菜市场购买瓜蔬,在菜园子采摘下无公害的新鲜瓜蔬招待,既放心,味道还鲜美。临走前,也不忘拔些菜、摘点瓜捎回去尝尝鲜。表妹小敏最近往返太原多,也已习惯返回前,去母亲的菜园子,把采摘的菜一袋袋装好扎好,捎回太原。韭菜虽长得快、长得旺,但一茬一茬,有时还嫩小,母亲也忍痛割下了,只因为我特别爱吃老家的小韭菜。母亲捎来的韭菜里,我闻到了故乡的味道,母亲的味道!

往昔岁月,数年难得回家一趟,父母已古稀年迈。近年来,我是一年往家跑几趟,而每次到家,都不见母亲的身影。我直接去菜园子,母亲一定在那里。远远地便看见母亲猫着腰,在菜园子割菜摘瓜。

尽管远离故土,年轻时当兵,转业又安置在省直机关单位,但我始终感到自己是农村走出来的孩子,是农民的儿子,始终忘不了生我养我的那片深情的土地。我牵挂母亲的菜园子,更惦记在菜园子劳作的母亲,母亲的菜园子撒满了我的思念,也生长着我浓郁的乡愁。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