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门卫老朱
时间:2021-01-11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黄士民
老朱是物业公司安排在单位值班保卫的,今年五十有五。

一次周日值班,让我觉得老朱是个挺有意思的人。当时单位的大门是感应系统的,因为是休息日,老朱将感应门禁系统关了。我只得在大门外叫他,一连叫了好几声,未有应答。只听见传达室窗口传来一阵清亮的二胡声,旋律还挺悠扬。等到我再度敲门,二胡声停了,老朱从传达室窗口探出半个头,一脸灿烂的笑。老朱一边给我开门一边乐呵呵地说:上个月刚学的,练练手。我也笑着对他说:听出来了,《江南春色》。老朱笑得更爽朗:你能听出是什么曲目,说明我有点入门了,但功夫没有到家呢。

老朱先前在航运公司上班,是一名地地道道跑码头的船员,常年在外走南闯北,虽说饱经风霜,但从未叫苦,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时起早摸黑很辛苦,但也饱览了祖国大好河山,体验到各地的风土人情。

有一年国庆节值班,我刚进单位门厅,老朱便招呼我进传达室,一进门便见迎面墙上挂了一幅画,画面铺陈还算疏密有致,松竹梅、岩石,色彩、用墨等也有点门道。老朱笑着说:前两天画的,请你看看。我说我不懂绘画,老朱说,你们文化人能看出子丑寅卯。为了不让老朱失望,我凭自己的直觉给他讲了点并不专业的建议。老朱听了频频点头。

后来我发现,哪里有文艺培训或讲座,只要有空闲,老朱总是积极报名参加。老朱对文艺的热爱是由衷的。老朱时常利用节假日,在单位门厅内铺设画案,尽情习字、练画,累了,就坐在椅子上拉一曲,琴书画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老朱拉二胡时眯起双眼,摇头晃脑的样子,还真有点专业的范儿。

轮到老朱值晚班,他常常从家里带来做好的饭菜,我有时看见,便问他怎么做的,他便娓娓道来,营养搭配、饮食功效什么的,绘声绘色。有一次我穿了件亮色的上衣,老朱一见便对我说:这件衣服好,你穿显年轻。有时候我在市报上发一篇文章,老朱会将报纸送到我手上,笑呵呵地说,上面有你文章,写得不丑。

老朱让我刮目相看的,是他的乐于助人。有时侯碰上单位谁的电动车没电,他会找出相匹配的充电器给充上电;碰上下雨天,谁没雨具,他主动将雨披送过来,并且告诉你,他今天晚班,用不着。老朱是一个责任心挺强的人,这些年,他不但没有因为个人的业余爱好影响正常的物业工作,而且在做好安保的同时,还会给单位提一些合理化建议,诸如车棚增设电源插座、门前广场花草如何摆放和养护等。

热爱是最好的老师。门卫老朱怀揣一颗热爱之心,爱生活,爱文艺,爱得爽快,爱得由衷。无论何时见着老朱,他始终满脸笑意,这笑意恰如他喜欢的二胡曲《江南春色》,在他的质朴和乐观映衬下,很阳光。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