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儿时“打冻鱼”
时间:2021-01-11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徐传银
2020年末,一场风雪后,小院速冻成冰。我正准备清扫门前积雪,猛地滑了一跤。由此,勾起儿时“打冻鱼”的往事。

那是1950年,那个年头真是老天不长眼,本来地势就很低洼的沤田,连年发洪水受灾荒。在芦苇荡边四面环水、路不相连的小厦上,住着徐姓、蒋姓两户人家。那年一月,田间水位特别高,气候也特别冷,有零下10度左右。站在门前看去,一望无边,似一片白茫茫的大玻璃。冰厚有五六公分,水深也有二尺左右。在冰玻璃上可以溜冰玩耍。小孩分不清谁家的地块和界线,只见到冰下的有形物体和烂泥。

一天,西邻蒋三子来叫我:“兜午子,跟我打冻鱼玩去噢?”我一听,二话没说,心想,弄点鱼充饥也是好的。立刻就跟他走了。他扛着好几斤重的木榔头,我在后面跟着。哪知道三子太有心了,他骗我说:“我把榔头放在冰冻上,你拖着跑吧。”我一开始还高兴,感到蛮好玩的,就拖了。哪知道我倾着身子,用力一拖,就摔一跤。就这样拖着、摔着、跌着,接连摔了好多跤,疼得我含泪告饶。他又叫我在前面找鱼,看到冰下有鱼就喊他。我真是个大傻瓜,跑得越快,滑跌频次越多,直跌得神经麻木、不觉疼痛。溜着、滑着、跌着、找着……哎!看到一条鱼了。就立刻喊:“三子哥,快来呀!”他来一看,说:“我打个洞,你伸手下去抓鱼。”他甩开膀子举起榔头夯了几下,冰冻打了一个大窟窿,鱼被打晕了,像一条死鱼。我手伸下去,哎呀,多冷啊!膀子短逮不着,强行伸下去把鱼抓上来,袖子全都湿透,手指发麻僵硬。我忍着痛苦,继续找呀、抓呀,找了一个多小时,一共抓了六条,他给我两条最小的(每条大约二两多重)。拿回家我还高兴,家里没有吃的,鱼汤也是一顿美餐。妈妈却心疼地责怪我,“袖子潮了没衣服换,冻死你!”奶奶用草灰炉子为我烘干衣服后,我又穿上。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