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搬家的难处
时间:2021-01-11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葛国顺
从我记事起,举家搬迁有过大小六七次,每次都累得够呛。

第一次搬家在上世纪70年代末,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村普遍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结束了常年干工分、年终才分红的岁月,我家也从老庄基搬迁到农田方整化后的新庄台上,由碎砖作墙基的三间两厢土脚墙、茅草房,变为红砖青瓦的四间“锁壳式”新房,高大宽敞。虽然当时日子还不算富裕,但第一次感到了改革开放带来的实惠,有一种美美的幸福感。

后来,由于我工作变动,又举家搬迁过几次。1993年,两个女儿相继中专毕业在县城就业,长期租房居住诸多不便,就在城里买了一套小商品房,来了个农村向城市转移。

搬家是个体力活,即使后来有了搬家公司,也得花力气。几次搬迁,家具衣物还好办,有的旧物,扔又舍不得,不扔又白白地占地方,白白地霉烂。我完全懂得,家里应该在增购新物品的同时来点精简,但真正做到还需要点魄力。

最头疼的是搬运书报。常用的书没几本,不常用的书总是死沉死沉的,整理起来要人命。从上学记事到现在已四五十年了,买书集报是我一大嗜好。长年累月,书报越积越多,各种书籍上千册。搬家时,经常为此事与妻子有分歧。依她说,书报既难保管又沉,干脆卖掉算了。我则惜书报如命,连一些旧刊物也不愿随意清理。有一次搬家,妻子擅自作主将一个闲置书橱(因新房有专用壁橱可供藏书)无偿送人了,我们还闹了点不愉快。每次搬家,我的主要任务是将书籍分门别类整理装箱,贴上标签,以便搬到新处有序安放。帮忙搬家的人好言相劝,让我把不相干的书刊处理掉算了,省得鼠啃虫蛀难保管。每当此时,我总要借机启发一番。书是我的镇家之宝,假如新房子里没有书,会觉得心里是空的。妻子在旁听着听着就笑了,劝我别再“上课”了,自语道:“不识字要多苦有多苦,在工厂上班领材料要签字,我幸好学会写名字。”因而每次搬家,妻子总是不忙收拾家具衣物,先帮我整理书籍。

搬家的确太累,临搬前告别旧居又有点依依不舍。人生有几个五年、十年,岁月如流水。其实不搬家,时光也在不停地迁移着。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