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草巷口的澡堂
时间:2021-01-10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陈其昌
汪曾祺先生的散文《草巷口》曾在家乡报纸发表。《草巷口》写有一家澡堂子,在草巷口16号,坐东朝西,店名叫东玉堂,门口有仿古匾额,为蓝底金字,是东大街及大淖河边的唯一澡堂子。听八九十岁老人说,这家澡堂子是张宝生所开(后由其子同山经营),他原先弄船搞运输,运送鸡鸭到江浙一带,又从浙江带回茶叶,多年的运输掘得了第一桶金,然后在草巷口开了澡堂子。其历史不亚于城北的“三星池”、城内的“四德泉”,迄今已有120多年历史,可谓老字号了。诚如汪曾祺所写,草巷口有一个小灯笼,作为澡堂的标志;过年前也确实贴过一个告示:“正月初六日早有菊花香水”。80多岁的王春芝老哥大体上认同汪老所写,什么浓重的澡堂子味道、“全大套”的服务,以至浴后“快活似神仙”的酣然入睡等。

王春芝及其弟瑞芝也告诉我,汪老文章里没有涉及的事与服务项目。在这里洗澡,浴客不分贵贱,不问穷富,一视同仁。大家都是赤条条的进出,同样都是一个人。而澡堂分厢口、小暖房、大暖房、小卖处。厢口设有长条木凳,浴客在此脱衣就浴,衣服靠着衣服,多为劳动人民,而大暖房则是附近一些大老板、管事、地主等浴后休息之处。据说,只有大暖房设有躺椅,想来汪老当年就浴就在此处。小卖处卖葵花、花生、瓜子及四时水果,只要浴客一声招呼,削好串好的荸荠就会送到你的面前,当然还可由跑堂的送上一碗阳春面让你享用。这些是不另收小费的。不收小费的还有,老板前来洗澡,不带换身衣裤,由跑堂的到他家去拿;有人经常如此,大概显示派头。

在此就浴的可以买筹子,亦可记账,老板、员工皆可,到了年终结账,小孩子是不收费的。保长、甲长或者痞子到此就浴是收费的,他们大概也不会为12个铜板(后为1角2分)的费用丢了架子。至于顾客与跑堂的有争吵,老板总是先批评跑堂的;顾客之间争吵,老板亦满脸堆笑,对双方劝让:“小店是混饭吃的,和气生财,怄气伤身。”

东玉堂虽处草巷口内,但浴客众多。该店下午开门,直到深夜12点后才“刷池”。下午多为附近郊区的农民,偶尔也有某老板,那是他洗澡后好去与相好的约会。城里的劳动人民,店里的管事、职员,日里要忙于生计,晚上七八点钟才来就浴。做夜晚生意的要到10点多钟前来“弄一把澡”,然后全身通泰地进入梦乡。

城里浴室有的服务项目,东玉堂都有;城里浴室没有的项目他们也有。擦背、捶背、拿筋、点穴是他们常做的项目。其中捶背是有一定套路的,这须手握成空心拳,从上到下,有节奏地敲打,什么“凤凰三点头”“龙点腰两侧”,且视顾客的体质,调控轻重缓急。除此,他们还为顾客剃光头、刮胡子,不留一点茬子,顾客手摸下巴,说“干净地道”。

“搭水”也是东玉堂的一项服务。跑堂的拿一个铜盆,装进滚开的水,端到浴客处。跑堂的两手拿着毛巾两端一绞,为浴客擦遍全身。这与在汤罐里绞毛巾擦身不同,既全身擦遍,又单独用水。

修脚、捏脚,与各澡堂同。每逢腊月廿四后,修脚工会用红纸包几片云片糕、两颗红枣,送给浴客,并说:“大爷,恭喜发财。”浴客知其意,立即付上小费(多少不拘),并回应:“同发同发!”在互祝声中又将迎来新的一年。

还有一项服务项目。端午节洗艾水澡,池子里放了不少艾、菖蒲。春芝、瑞芝小兄弟俩用菖蒲叶拼成字,然后贴到浴壁上。老板也不阻拦,因为拼成的字都是吉利话:天下太平、开门大吉、东玉堂好、和气生财等。当时行繁体字,有的字笔画多,他们就将菖蒲折短,拼拼凑凑。他们还用菖蒲拼成花盆,盆里有花、万年青、吉祥草。孩提时代的他们纯粹闹的玩,又不犯嫌。

如今,东玉堂仍在,已改名为东风浴室,还增设了女浴室。汪老小时候在此洗过澡,而春芝、瑞芝兄弟俩搬家后还来过,是忆旧还是寻找儿时的乐趣,只有他们知道。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