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重读秦观《江城子·南来飞燕北归鸿》
时间:2020-11-19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吴忠
苏东坡“乌台诗案”殃及池鱼,作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受到牵连,春风得意、仕途正处于上升期的他陡遇疾风暴雨,从此命运坎坷,被一贬再贬。苏东坡与秦观,一个豪放派掌门,一个婉约派代表,落到“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地步。两大才子惺惺相惜,虽然历经十多年未能见面,不断靠鸿雁传书联络的师生感情却没有一丝改变。原先是满头青丝,意气风发,现如今已成两地相思两鬓染霜的两个糟老头。终于有了机会,元符三年(1100年)四月,秦观被移诏衡州,苏轼也被获准内迁,52岁的秦观舟车劳顿,去看望64岁的苏东坡。一对落难的师生,久别重逢,老泪纵横。秦观为此次见面作了这首《江城子》:

南来飞燕北归鸿,偶相逢,惨愁容。绿鬓朱颜重见两衰翁。别后悠悠君莫问,无限事,不言中。 

小槽春酒滴珠红,莫匆匆,满金钟。饮散落花流水各西东。后会不知何处是,烟浪远,暮云重。

在这首词中,秦观说:我们就像从南飞来的燕子与向北而归的鸿雁,偶尔相逢,带着凄惨悲愁的面容。想当年都是黑发红颜,而此时重见却是两个衰朽的老翁。分别后世事悠悠您就不用问了,无限的事情,都在不言中。面前的珍珠美酒滴滴红,不用行色匆匆,尽管把酒斟满在金钟。这一阵饮酒之后,我们又要像落花流水一样各奔西东。以后的相聚不知道又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见江面烟雾腾腾,暮云叠叠重重。

两个饱经沧桑之人在落难中相会,相向无言,“无限事,不言中”,还需要说什么呢?各自的经历对方都有深刻体会,所以只是一个劲地劝酒:“小槽春酒滴珠红,莫匆匆,满金钟。”他们也知道这一次相会后,以后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日子,“后会不知何处是”,一股凄凉的气氛弥漫开来。

这首词应该是秦观所有诗词中最伤感的一首。前不久网上偶然看到诵读这首词的视频,读者声情并茂,腔调凄婉,颇能打动人心,于是又把这首词翻出来细读。以前年轻的时候,读这首词只是带着欣赏的眼光。如今我也已年逾半百,经历过活着的诸多不易,也体会过亲友的生死离别,重读这首词,眼睛发酸,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因此写下了这篇读后记。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