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兵哥哥
时间:2020-11-16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方爱建
他在退伍40年后,受邀赴原部队驻地参加战友聚会。老战友久别重逢,并不为吃喝和游玩,只为回忆过去、重温友情。当年一件件生活琐事被重提,那是兄弟们生活的浪花和人生印迹,也是真实过去的自己。

聚会期间,他巧遇原同舍的战友。在叙旧中,战友提起他当年的初恋女友,并告知:你如果想联系,我可以告诉你她的电话号码,让你们立马通话。他感到十分意外,同时心里又忐忑不安地与她通了话。他被她落落大方且温馨的话语感动,更让他欣慰的是埋藏在他心头多年的疙瘩一下子被化解了。她还乐意接受他的邀请,同意来南方看看他这个兵哥哥,只待她稍后从澳洲回国后再择日成行。

他与她的通话,使他一下子回到40年前。那时,他英俊魁梧,充满朝气,怀揣梦想从鱼米之乡的南方,乘坐火车,行程三天两夜,来到冰天雪地的北方某城郊的军营。当穿上梦寐以求的配有鲜红领章和五角星的绿军装,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时,他无比自豪和骄傲,第一时间跑到市区照相馆拍了一张军容照,寄给父母和亲友,让他们同享“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的荣耀。

次年,他随部队进行野外实战冬训。部队到达目的地后,他与另一位战友被安排在当地一户老乡家借宿。房东夫妇十分热情,白天帮他们烧水倒茶,晚上早早地为他们把炕里添足煤炭,把炕头烧得暖暖的,使他们充分体验到了军民鱼水深情。

一天傍晚,房东女儿从市区卫校放假回家。只见她身着花棉祅,肩背黄挎包。最引人注目的是她那乌黑的头发,被巧手编成两条麻花辫子垂挂在耳旁,尽显纯朴自然的气质。她看上去大约18岁,正值花样年华,仿佛春天的杨柳枝上刚刚绽出的嫩芽。当他与她四目相对时,两人脸上均由白变红。她低下头含有几分羞涩,似乎彼此都被对方吸引住了。隔一会儿,她头一抬温情地说:“早就听说我家要来贵客,欢迎你们!”

那些天,每到晚上闲暇时,她都找机会与他聊天,向他介绍当地的民风民俗故事或卫校里发生的奇闻趣事,还常向他了解南方气候、水源情况及生活习惯等。他们相处比较熟悉后的一天,她向他吐露说:“我非常崇拜像你这样的军人:高大威武,有豪性、显正气。”还说:“南方四季如春、风调雨顺,我也喜欢。”并问他:“你为什么出来当兵?”说到这个话题,他从包中取出一本书,是苏联作家写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他说:“我上学时就受这本书的影响,书中主人翁保尔柯察金能从一个不懂事的少年成长为一名钢铁战士,是因为有理想和献身精神。我家境贫寒,但人穷志不短,我敬重军人,向往军营生活,一心要为保家卫国尽些责任。所以,我连续四年报名参军,最终才实现我的愿望。”

她惊奇地追问:“连续四年报名?怎么回事?”

他接着说:“我初中毕业后,从刚满18岁起,即报名应征。记得第一年从报名、体检到政审,一大套程序下来都是一帆风顺,我信心满满地在家等着入伍通知书。哪知大队干部的儿子与我一同报名应征,而名额只有一个,结果无疑是我遗憾出局。到了第二年征兵时,我正巧在邻县水利工地挖河,得知消息后,我特地向领导请了三天假,步行50多里路赶回家报名,可还是迟了,征兵工作已经结束,只得沮丧地回到工地。第三年,我志在必得,但在体检时由于高度紧张,血压稍微高了一点而被淘汰……”

“熬到第四年,也是我能应征入伍的最后一次机会,否则即超龄再无当兵的任何希望了。开始一切顺利,凭我前三年的经历,自认今年不再有什么问题。我已买好5斤喜糖,只等入伍通知书一到,立马散糖祝贺。几天后的傍晚,我意外地看到与我一起体检的两人都已穿上部队发的黄棉衣,心里突然紧张起来,难道又……我怀着恐慌的心情来到队长家询问情况。当时队长正在家吃饭,见到我却吓得大惊失色,抬手把自己的脑袋一拍,嘴里大喊:坏了!我当时懵了。队长说:你的入伍通知书下来了,我忘了给你,放在我口袋里,刚才衣服被我老婆拿到河边去洗了。说着拔腿就直奔村边小河,从已洗过的衣兜里掏出一撮烂纸团。他傻眼了,愣了一会,拉住我就走。我问去哪儿?他说:祸是我闯的,我跟你去找县人武部。还好,人武部的同志一查底册,问题解决了,我成为全乡镇最后一名穿上黄棉衣的新兵。”

听到这里,她说:“兵哥哥,你真是有志者事竟成!我佩服你坚强的毅力,为了理想,永不放弃,在挫折面前,愈挫愈勇,最终如愿以偿。”

时间一天天过去,半个月的冬训即将结束。她面显少女羞涩,表情依依不舍。她送他一只茶杯和一大早赶烙好的两块大饼,嘱咐他饿了充饥。她对他说:“你能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那本书借给我看看吗?”他说:“当然可以。”随即从包中取出递给她。他看她那期待的目光,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有说。随着一声军号响起,他匆匆忙忙地向她扬了扬手赶去集合,离开了她家。

隆冬,一场大雪后的一天,天气虽然十分寒冷,但阳光暖暖的,有着无可比拟的温馨和希望。她带着自家种的大红枣和还他的书,一鼓作气地跑了三个小时,来到他所在的军营门口。看到威严耸立的大门楼、宽广而幽深的院落、门口两侧笔挺而威武的哨兵。她胆怯地抿抿嘴、抹抹上衣,又捋捋头发,急切地向门口走去,但左右两位哨兵迅速地伸手挡住了她:“站住,干什么的?”她愣了下脱口说:“找我兵哥哥!”此刻,从岗亭内出来一位身着四个兜军装的军人说:“你兵哥哥叫什么名字,在哪个连队?”她说:“他叫王祥,在警卫连。”军人略想了想,眉头一皱说:“警卫连没有王祥,倒有一位叫黄翔的。你兵哥哥到底姓王还是姓黄?”由于方言的发音不同,她被问愣了,说不清她所认识的兵哥哥是姓王还是姓黄。军人还不错,他打电话到警卫连,确认是黄翔后说:“你妹妹看你来了。”

黄翔妹妹来了!连里战士们很快传开,大家嚷嚷着跑出来簇拥着她。她微笑中带着几分腼腆,一边不停地点头向大家致意,一边手捧大红枣分散给大家品尝。此刻的黄翔十分兴奋,脸一直红到耳朵根。战友们有人窃窃私语,有人指指点点,有人开怀大笑。他几次欲言又止,人多让他插不上话。

一声“开饭了”,大家才各自散去,进了食堂。

午后,在送她走之前,他从抽屉里取出一本《青春之歌》,并按他们信中的约定,将自己一张入伍时拍的、背面写有“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的照片夹在书中送给他。她在还他的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书中也夹了自己的一张穿着护士服、背面写有“我想与你去南方”的照片,回赠于他。

临分手前,她笑道:“你的每一封来信我都珍藏着,因为它除了承载着你的浓情蜜意,还是我练字的范本。你的字写得太好了!”他笑而不答。因为他从给她写第一封信起,就买了不少钢笔字帖,暗下决心练好钢笔字。

日复一日,他们的恋情在各自紧张的读书、军训中一天天加深。他们虽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但在每周一信和偶有见面的交流中,对对方不断产生的好感吸引他们一步步走近,彼此对未来美好的生活充满着憧憬和期待。

转眼迎来了他入伍后的第三个“八一”建军节,战士们都沉浸在浓浓的节日氛围中,期待地方拥军爱民慰问团来师部进行文艺联欢。那天,他与连队部分战友早早进入礼堂。随着舞台音乐奏起、大幕徐徐拉开,主持人报第一个节目:“双人舞:《军民一家人》。”突然,他旁边的战友用力拍了他一下,说:“大家看,左边跳舞的那个是黄翔妹妹!”他连忙集中注意力看去,果然是她。只见她在台上轻盈地跳着,在优雅音乐的伴奏下,舞姿是那么地优美,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散发出青春的朝气。舞毕,全场掌声如雷,他也美滋滋的,两眼笑成了一条线。

不久,中越边境突发武装冲突,为备战反击,他所在部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他数次请战未果。一年后春节刚过,他获准随部队第二批出征参战。阵地上他勇猛善战、屡获战功,并火线入党。他在前线近两年,因换防需要被撤下来。领导为进一步培养他,推荐他去考军校。他军事技能等考核都是优等,但因理论考核少5分而名落孙山。

归队后,他发现原驻地变化很大,城市变靓了,马路变宽了,大楼变多变高了,老百姓的日子变好了。眼前的一切都变了,唯一没有变的是心中对她的思念。因那几年奔赴前线,战事紧张与客观条件的限制,他们之间失联太久,他内心深感愧疚和不安。

他回到后方不久正赶上裁军,被列入退伍对象。兵哥哥找妹妹的预想在他收到一纸退伍通知书后,只能抱着深深的遗憾而解甲归田了。

回乡后,他成了机关文员。工作之余,他仍然想起他的初恋。他与她分别40多年了,逝去的时光不可复返,但美好的记忆依旧如新。特别是他俩第一次相遇产生的爱情,在他心中烙下的印迹永远无法抹去。他想,如今她该升级为奶奶或外婆了,她还记得他这个南方的兵哥哥吗?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