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爱人的知心朋友
时间:2020-11-16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王鸿
我爱人经常向我谈起她上世纪80年代初,在县金属机电化工公司担任统计员时,结识的一个很要好的同行朋友:泰州市金属机电化工公司的统计员戈文和。每当讲到她,爱人的脸上总是流露出抑止不住的兴奋之情,总有说不完的话。

因为同属一个系统又都是统计员,她俩经常去扬州地区(市)金属机电化工公司开季报会、年审会,碰面多了自然就熟悉了,又因同年出生,且都性格开朗、爱好唱歌,逐渐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1982年春,扬州地区物资局在扬州著名园林何家花园举办统计人员培训班,她俩不仅参加了,而且又同住一间客房,这就进一步加深了彼此的了解和友情。课堂上是同学,课堂外是朋友,在精致的何园假山、小桥流水旁,她俩散步谈心,唱歌拍照,形影不离,每一处都留下了她俩充满青春活力的倩影。培训班结束后,她俩还书信往来,交流各自的工作学习生活情况。借在泰州、高邮开统计会之际,她俩还邀请到各自的家中去玩。我爱人说:“戈文和家是个大户人家,房子多而高,有院子、有厢房。”

1984年开始,国家大力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县金属机电化工公司分为金属、机电、化工3个小公司,我爱人分在机电公司,仍然做统计工作。戈文和则分在了泰州市化工公司。虽说还在一个大系统,但分属两个公司。至此,缺少了开会碰面的机会,交往也就自然少了。扬州、泰州两市分设后,联系几乎断了。20多岁相识,现在接近60岁,约有34年未见面了。

年龄大了常常思念过去美好难忘的时光。我爱人退休在家带孙女休息时,喜欢看中央电视台《等着我》节目,看到离散的亲人团聚、久别的好友重逢的感人场景,常常触景生情。尤其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更对这位好朋友思念牵挂不已。

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有一天,我自信地对爱人说:“我可以帮你联系上戈文和,这不是一件难事。”因为我想起了1995年上半年去泰州市参加扬州市组织工作会议,当时泰州市委组织部有位领导,叫戈丽和,剪短发,戴副眼镜,有大家闺秀的气质。我似乎有预感:她俩应该有某种关联,姓戈的很少,名字又如此相近。于是,我拨通了曾在泰州市委组织部工作过的老朋友、老球友,今泰州市乒协副主席潘江东的电话,向他咨询:“戈丽和部长是否有个妹妹叫戈文和?”他想了一会回答我:“这不太清楚,戈部长已从泰州市人大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了,但她和我在一个健身群里,我帮您问一问吧。”很快,潘江东打电话给我,要我把我爱人的姓名、手机号码用微信发给他,再由他发给戈部长,并说戈文和确实是戈部长的妹妹。真是太巧了,我立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爱人,她激动了好一阵。

第二天上午,我爱人接到了有泰州口音的电话:“是王军吗?我姐姐告诉我,说高邮有一个好朋友找我,我就知道是您了。这么多年未见,您还好吗?”我爱人激动地回答:“是的,好长时间不见了,好想您啊!我前年1月份退休,现在和我先生一起在扬州带孙女。”戈文和告诉我爱人:“我也从泰州市会计事务所退休了,现在也是带外孙女。”戈文和在电话中盛情邀请我爱人:“您有机会一定到泰州来玩啊!”“也欢迎您到扬州,来我家作客。”爱人适时回应对方,随即她俩保存了手机号码,通过建立微信,互发了她俩以前在何园、瘦西湖、平山堂拍的老照片及写信的信封,还有现在的生活照片,更难得的是交流了这几十年对人生的心得和感悟。

断了34年的联系终于又接上了,我目睹并运作了这个发生在身边的《等着我》,心里也特别的欣慰,衷心期待她俩将这种纯真的友情永远保持下去。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