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夕阳红(小小说)
时间:2020-10-12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胡小飞
郭大娘男人去世不久,四指子天天往她家跑。

四指子是个光棍,个头不高,家境贫寒,和母亲一起生活。母亲去世后,四指子一人独居。四指子给郭大娘买了手镯和项链,郭大娘摸着金光灼灼的首饰,百感交集,她男人都没给她买过这么大的手镯。

月到中天,四指子蹑手蹑脚从郭大娘家出来,像打了鸡血一样跑回家。

轻风拂面,月色真好!

四指子恨不得天天见到郭大娘。男人刚走,郭大娘怕人议论。四指子开导她,你丧偶,我未婚,碍不着法律,碍不着旁人,郭大娘觉得有道理。四指子真不在乎旁人的议论,他认为那些在背后挤眉弄眼的左邻右舍都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招娣回来了,还有一车行李。招娣五十守寡,女儿成家后,经人介绍,与河西的李三一起生活。李三是个瓦匠,为人忠厚,每月挣的钱如数交给招娣,招娣觉得自己很幸福。李三好酒,招娣再忙都会炒两个小菜给李三下酒。酒杯一端,李三觉得招娣比亡故的老婆子体贴人。一天,李三觉得下腹疼痛,送到医院检查,得了肝癌。四个月后,李三在堂屋铺上握着招娣的手,咽了气。公婆认为招娣克夫,几番激烈的争吵后,招娣怄气回了家。

暮色渐染,招娣鬼魅一般进了四指子屋子。四指子有点愧疚,觉得对不住郭大娘,招娣宽慰他,都是自由身,往来凭自愿,没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四指子觉得幸福来得太猛烈、太突然。

四指子一周没来,郭大娘觉得不对劲。一天路过四指子家,看见招娣和四指子有说有笑,郭大娘如梦初醒。

面对郭大娘的指责,四指子坦白了一切。有她没我,有我没她,郭大娘让四指子给句痛快话,愤然离去。

傍晚的村庄残阳如血,四指子站在田头,一支接一支抽着烟,他看见一只白鹭飞过西圩的水杉林,雪白的翅膀,他觉得孤单的白鹭很美。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