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夫妻开荒
时间:2020-10-12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陈治文
这已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的事情了。

那时候,我家住农村,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不少的荒圩隔垛,一年到头全是长的巴根草、茅草、狗尾巴草,还有芨芨草、蒲公英等野草。看着这荒废的土地,新婚不久的妻子觉得非常可惜,于是打算开荒,利用这些土地长点旱庄稼,如芝麻、黄豆、山芋什么的。妻子要求我一起干,于是我们夫妻开荒的故事开始了。

那时,我是民办教师,妻是公社社员,白天我要到学校上课,妻要在生产队里上工,开荒就只有利用夜晚的时间了。我们一般都是吃过晚饭后,趁着朦胧的月光,一人拿一把大锹,妻还挑了副空的笆篮担子,一起来到荒地里。夫妻并排从荒地最边上下锹,然后分别向左向右挖开去。由于是荒草地,上面有杂草,下面是密扎扎的草根,挖起来还不太容易。每一锹都要用脚使劲蹬上七八下,才能挖撬起一锹土,然后用锹把挖起的泥块翻过身来,用锹打碎,再弯下腰来,用手抓住草头,将荒草连同草根一一拾干净。就这样的动作,我们夫妻俩都在不停地机械地重复着。为了打破这枯燥沉寂的气氛,我们从不干哑巴活,总是相互有说有笑地找乐子。有时交流白天所见所闻的有趣事,有时说说家长里短的身边事,说得最多的是从广播里听来的新闻故事。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开荒,倒也干得轻松愉快。我们每晚有说有笑地干到十点钟左右,这才把开荒挖出来拾起来的草和草根,一摊摊地收放到带来的担子里,挑回去晒干,用来当柴草烧锅做饭。这晒干了的草根,因为有茎有节,比稻草耐火,做出来的饭菜似乎也要比烧稻草的更香一些。

就这样,我们夫妻开荒了近十天,终于开出了三块荒地,每块都有二分多地。看着开出的荒地,我们开心得不得了。

妻利用早上上工前的时间,用四齿耙子将新开垦的荒地进一步破垡碎土,拾净残留的草根,分别点种了黄豆、芝麻,还栽了块山芋。开荒第一年,我们便有收获了,收了二十多斤黄豆、近十斤芝麻,还有一百多斤山芋,大大地改善了生活。妻说,只有懒人没有懒地,动动手都会有三分利哩。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