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文
我为奶奶贴膏药
时间:2021-11-21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市汪曾祺学校九(16)班 卢子漪
晚自习回家,刚放下书包打算做作业,奶奶开口了:“丫丫,来帮我贴下膏药。”

若是以往,我肯定二话不说就去了。但今天我有许多作业要做,便嘟囔着将此事推给了母亲。“要妈妈帮你贴一下呗,我作业多死了。”我有点不耐烦地说。母亲也附和,抬脚就要过去:“就是嘛,我来吧,她还要写作业,哪来那么多闲工夫哦。”奶奶这时却像小孩子一般无理,提高了音量:“我就要丫丫来。”无奈,我只得不情愿地走进她的房间。

奶奶看见我来了,立刻喜笑颜开,乖乖躺在床上,将膏药递给我,指指自己的腰:“就贴这。”原来是腰又不好了啊。我娴熟地撕开包装,不经意间瞥见她那欲言又止的样子,便打趣道:“我不就帮你贴个膏药嘛,咱俩谁跟谁呀,别谢我。”“不是的,我……”她这时却像吃了什么极为苦涩的东西,如鲠在喉一般眉头紧皱着,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连忙摇了摇头。

终于,她似不经意地说道:“前面那家奶奶死了,她孙女哭都没哭。”我想了想,那人不是与奶奶很交好吗,怎么就去世了呢?算来,她还比奶奶小好几岁呢!膏药还有一半没贴好,我没作声,低着头。

这时,奶奶转过头来,郑重地问:“丫丫,如果有一天我也去世了,你会哭吗?”

手上的动作瞬间停下,我震惊得瞪大双眼,心中顿时涌起翻滚的浪,亦如千蚁蚀心般不爽。这是我永不愿提起的话题,不,准确来说,是不敢提。

我与奶奶对视,只觉得她看我的眼神柔情似水,极度地爱恋,不禁细细端详起她来。奶奶也六十大几了,栗色的头发,不免冒出几缕白丝。像一棵苍老的树,脸上爬满了皱巴巴的纹,皮肤也松塌塌地垮下来,岁月显而易见地留下了痕迹。我慌忙扭转头,那样的目光,我不敢看太久。

小时候奶奶也问过我同样的话题,那时只觉得自己掉入无底深潭。没有回答一个字,只是哭。     

现在,奶奶又问到这个问题,我该如何回答呢?

玩伴的去世,令奶奶想到自己,想到自己挚爱的孙女。我……我多久没有与奶奶谈心了?多久没有好好看她了?已经久到需要她向我确认我对她的爱了吗?     

尽管心中酸涩,我仍扯起笑容,轻声道:“不会有那一天的。”

算是在骗我自己吧,也不算是吧。只要我记着她,她就永不会离开。

奶奶笑了,紧皱的眉头此时已经绽开,又将头转回去,让我继续贴膏药,依稀可见她眼角的丝丝泪光。     

             指导老师 汪雪蓓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