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文
梦开始的地方
时间:2021-07-21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市汪曾祺学校八(13)班 卢子漪
偶有闲暇,与同伴一起去蝶园广场散步。

虽然因为繁重的学业而许久未来到这熟悉的地方,但那亲切的气息却未改变。我和同伴惊叹于广场的巨大变化。政府改造了蝶园广场,过去朴素的它,如今焕然一新。

广场绿化充分体现“花香蝶自来”的意境,种植花草树木近40种,有榉树、香樟、桂花、梅花、天堂草等,错落有致,彩蝶飞舞,鸟啼莺啭,彩色喷泉千姿百态,流水淙淙,让人心旷神怡。河、湖边围上了栏杆,用一盆盆鲜花来装点。还建了篮球场和足球场。广场上有少年挥洒汗水的身影,有孩童你追我赶的嬉戏,也有老人在愉悦地闲逛,还有不少慕名而来的外地游客。

蝶园广场变得热闹是意料之中的,可这样的热闹,是我记忆中所苦苦怀恋的那种吗?

从小,蝶园广场就是我们一群小屁孩的天地。太平庄上有许多孩童,年龄相仿,上下不超过三岁。即使我住魁楼二村,和他们不是那种仅有一墙之隔的邻居,他们也不排斥我,每每找我,都是十分和气的。过去有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今有我们从太平庄到蝶园广场。不论怎么说,这确是我们的乐土。

那时候,广场虽简单,但也有魅力。广场河湖成片,有划小船的地方,还有那种大圆桶般的水上设施。充气蹦床的后面有喂鸽子的地方,一袋鸽食三元,放飞一次五元。仅仅花费几元,那雪白的小生命便可以使我的童年多几分快乐。只不过那老板后来家中变故,现在改成钓鱼的了。夏天便是玩沙子,那沙子粗粗的,如米粒一般。傍晚的时候,广场上熙熙攘攘的全是人。小孩可以租滑板在广场上滑,还有放着歌的车。租车阿姨拿一个像钥匙一样的东西,在小车的后面转几下,小车活了起来,“叮叮当当”的乐曲也随着流出来,整个广场充满乐音。租滑板的小铺子还可以画画,把瓶子里的颜料倒在挑选好的模版上,模版是拿银色的铁板放的,画好后放进一个类似于微波炉的机器里加热。不一会儿,你的画就“新鲜出炉”了,可以贴在家里的冰箱和玻璃上。这是那时候最奢侈的事了,十几元一次,家长一般不会同意画,我们只能眼巴巴地瞧着,苦苦哀求也没用。

最喜欢的就是那小土坡了。一群小孩嚷嚷着,像猴子一样在那爬上爬下。土坡不高,但对于我们来说,攀上了它,就好比登上了珠穆朗玛峰,确实不得了!我们可以在那消磨一天,累了就趴在草地上,欣赏土坡边的桃花和杏花。春天花开得盛的时候,会引来成群的白蝴蝶哩!偶尔还会有蓝色的大花蝶,那可是十分稀奇的!夏天,“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拥有着晶莹剔透的翅膀的红蜻蜓,也是极受我们欢迎的。到傍晚的时候,桐桐的奶奶来找他,操着一口高邮话,把他骂一顿:“你魂都玩掉的了啊?晓得现在几点钟啊?你望瞧你衣裳哦,都脏成什么样了!回家还要我带你洗……”她一边揪着桐桐的耳朵,把他往家里拽,一边喋喋不休地“批判”着他。我们可怜的同伴疼得呲牙咧嘴,但也意识到天色不早了,不敢回嘴。刚才在土坡上作威作福的山大王,此刻灰溜溜地猫下了腰。桐桐的奶奶语气强硬地说,他下次出来就把他腿打断。我们悄悄地笑了。只要我们明天一起去奶奶家求情,她一定满脸笑容地放桐桐出来,还会给我们塞上一把糖果呢!

那时候,蝶园广场虽普通,却给我的童年增添了许多色彩。

现如今,蝶园广场变得更像一个现代化的园林了,有了形式的束缚,过去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一去不复返了。

更可惜的是,童年的玩伴因为时间的流逝和学业的压力而变得疏远,我们之间似乎有了一层看不见也摸不着的隔膜。即使碰见了,也只微微点个头,扯起淡淡的笑容,甚至还会装不认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些如此亲密的人儿,也会有这样生分的一天……

儿时那肆无忌惮、没心没肺的日子,也离我而去。热闹都是别人的,我什么都没有!我多么渴望那一群小小的人儿还能聚在一起,仅仅只是聚在一起而已!

这似乎成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指导老师 王子瑛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