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文
爷爷的肩背
时间:2021-07-14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市汪曾祺学校八(5)班 王泽宇
砖窑厂没有了,爷爷那强壮有力的肩背也日渐松弛下来。

砖窑厂没有了,爷爷曾在窑厂工作的情形我还依稀记得。

窑厂的工人面孔几乎一致,红里透着黑,整日里灰尘一身。

爷爷拖板车,不是上砖坯,就是出窑砖。我每看见他,总是身体前倾,弯着腰,蹬着腿,像一张拉开的弓,努力前行。

我曾跟着他走近窑洞口,一股热气夹杂着灰尘和沙土扑面而来,迷得人睁不开眼。我好不容易睁开,看到一台鼓风机正对着洞口往里吹风,爷爷就在这密不透风、漫天灰尘的砖窑里工作着。

春秋季节,窑洞地面和窑壁灼人,窑里温度一般能达40℃以上,即便坐着也难熬,更何况还要不停地劳作。爷爷索性脱了衣服,露出一身古铜色的肌肉,他的背是那么刚劲挺拔,肩膀是如此宽厚有力。

我常去窑厂给爷爷送加餐,也曾试着搬砖。这些刚刚出窑的砖块,每块都非常烫手,需要戴上厚厚的手套。才搬了十几块砖,我就气喘吁吁,闷热的空气让我满头大汗,而爷爷的手脚特别麻利,弯腰、提臂、转身,后背油光光的、亮晶晶的。才一会儿工夫,爷爷就已经装好了一车砖运出窑洞。爷爷说多劳多得,不能慢。我走出窑洞,顿时觉得呼吸顺畅了,擦了擦脸,抹下一把灰。

爷爷坐在树下吃着凉凉的稀饭,“呼啦啦”,一口能喝下半碗,就着一根萝卜干。他转身对我说:“给我敲敲背。”

我小心地敲着,听着他的指令上下游走。

“加点力!”

“噢,下面一点,酸!” 

在我的记忆里,爷爷的肩膀似乎能扛起任何东西。

还记得更小的时候,看到爷爷用一根长长的扁担挑起两桶满得几乎要溢出来的水时,我天真地跑到他身边,说:“爷爷,爷爷,我来帮你吧!”说罢,我就用我的两只小手去提一桶水,不料水桶纹丝不动,我还打了个滚儿。

爷爷爆笑道:“看我的吧!”随后,他将挂着两大桶水的扁担架到肩上,轻轻一站就起来。我不禁后退了几步,并对爷爷产生了发自内心的敬佩之情。小小的我好奇地问:“爷爷,你是怎么做到的呢?”爷爷就放下扁担,撸起他那粗壮的臂膀上的衣袖,并将臂膀紧紧弯曲,指着中间凸起的一大块,有些骄傲地对我说:“看到了吗,这是大‘老鼠’,你将来也会有的哦。”听罢,我就激动地撸起袖子,却无论怎么弯曲,也不见“老鼠”。正当我情绪低落时,爷爷一把将我架到了他那宽大的肩膀上,旁若无人地大声说道:“走,爷爷带你飞!”那时,我深深地感受到,这个肩膀是如此宽厚有力,将会是我童年最强大的依靠。

十几年的光景,爷爷的背驼了,肩膀松了。扁担挑不动了,板车拉不得了,连我也背不动了。那曾经硕大的“老鼠”,也软绵绵地塌了下来。

一切的重活,爷爷如今都做不得。他整天坐在电视机前愣愣地发着呆,并不是不能看,而是他无心去看!

爷爷最开心的时候,就是看到我回家。每每这时,他总要把住我的肩膀,感慨地说:“让爷爷看看,嗯,又长高了。要是爷爷的肩膀还像当年一般,就可以背你了。”

伴随着模糊的视线,我仿佛又看见爷爷那油光光的、亮晶晶的宽厚的背了。

       指导老师  潘德军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