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文
一碗馄饨一爿店
时间:2021-01-06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市汪曾祺学校九(15)班 黄奕鸣
陈小五馄饨,在我们这座小城里的名气自然不必多说了,那水汽蒸腾、瓷碗“水上飘”的情景,充满着人间烟火气。

暑假里,每当我打完乒乓球,饥肠辘辘之时,就会赶着陈小五子最后一锅馄饨——这时已是夕阳下山,小店即将打烊。老街区的夕阳很是明亮,阳光打在斑驳的墙上,打在黑亮的柏油马路上,不时地晃着我的眼睛;老街区的夕阳热辣得也毫不含糊,大伯大爷们蹭着树荫,赤着膊,把扇子摇得“哗啦啦”作响,他们脚边趴着的黄狗伸着长舌头,朝着馄饨店喘着粗气,食客们挥汗饱餐的热情却丝毫不见减少。

“老板娘,来一碗馄饨,要5块钱的!”“晓得了!”锅台前的中年妇人应了一声,旋即抓了一把馄饨撒在那口大铁锅中间,接着用一柄漏勺顺势兜了两圈,那些馄饨便在锅里忽上忽下地翻滚起来。老板娘顺势将瓷碗一个个放入热锅中,逐个舀上酱油,撒上葱花,勺子敲在瓷碗上,叮叮当当响着,这些碗儿就欢乐地荡漾起来。趁此间歇,老板娘两手叉腰,抬起头来略微休息一下,只见她的脸上已聚着不少水珠,抑或是水汽,抑或是汗滴。

“这一天下来,要下多少碗啊?”我打量着问她。“应该有三五百碗吧!”她接着说,“下这个馄饨不能马虎,这酱油都是熬制出来的,汤也要做得恰到好处,馄饨下的时间也要刚刚好……”吃着刚下好的馄饨,顿时胃口大开。虽是一小碗馄饨,也需要用心制作;虽仅仅是几步操作,仍要在细节中见功夫。

 再次来到陈小五馄饨店,已是数月之后了。“老板娘,来碗大份的,现在是几块钱啊?”“还是五块。”老板娘似乎回答了无数次这样的问话,条件反射般地回答。妈妈听了似乎有点儿奇怪,最近猪肉涨价了,馄饨怎么没涨价啊?“猪肉是涨价了,馄饨价格不变。”老板娘笑着说。

坐等馄饨上桌之时,正好对着一位大婶在包馄饨。一碗肉馅摆放在面前,大婶拈起一张饺皮,平铺在手掌心上,迅速用筷子挑出一小坨肉馅,似乎觉得不够,又挑了一些,饺皮一转再一捏,一个馄饨就包好了。

看着这些馄饨,分量依旧不变,下馄饨的熟练手艺不变,多少年来店面所在地不变,开门关门时间也基本不变,在这不断变化的世界里,这爿馄饨店就这么安静而又热闹地坚守着不变的初心。

               指导老师  陈增美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