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文
理发
时间:2020-10-14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市汪曾祺学校八(11)班 吴一苇
我的爷爷是个退休教师,竟然会理发。

知道爷爷会理发,是在我幼儿园临毕业的时候。那天我从幼儿园回家,说第二天要拍毕业照,妈妈觉得我的头发太长了,想赶快送我去理发店,怕来不及。爷爷却一点也不急,像变魔术似的从书柜里变出了一把老式的手动理发推子,笑眯眯地说让他来试试。妈妈疑惑地问爷爷行不行,奶奶在一旁笑着说,放心,手艺绝对过关。果然爷爷让我坐在凳子上,理发推子在我头上一阵推,又拿出一把剪子一顿剪,很快就把我的头发修理好了。我照照镜子,真是容光焕发,又精神又漂亮。妈妈惊讶地问爷爷什么时候学的这门手艺,奶奶抢着回答了,以前在农村小学代课时,为学生理发时学的。妈妈又问为什么早先不给我理发,爷爷笑笑望着我说,人太小,一刻不停地动,我哪控制得住他啊!

自此以后,我的头发理所当然地就归爷爷理了,又省时间又省钱。爷爷理发非常认真,每次都像在打制一件什么艺术品,正面端详一会儿,侧面再推敲一阵子,时不时补上一剪子,直到他最后满意才松手。有时候我有点不耐烦,告诉他马虎点没事,我不在乎。不料他却半真半假地说,不行,我不能把我的孙子弄丑了。爷爷给我理的发型确实很适合我,记得当时班上就有几个同学问过我,我的头发是在哪儿理的,他们也想理这样的发型。当我告诉他们是我爷爷理的时,他们都惊掉了半个下巴,又问我爷爷开的理发店在哪儿,惹得我哈哈一阵大笑。

整个小学阶段,我的头发都是爷爷理的。去年到了汪曾祺学校,我由于租住在学校附近,和爷爷离得远了,理发的事也就在学校附近的理发店解决了。直到今春疫情期间,学校停课,我又和爷爷住在一起,恰巧理发店也歇业,爷爷自然重操旧业,再次给我理起了发。这次工具换了,妈妈从网上邮购了一把飞科电动理发剪,爷爷试试直喊好,在我头上呜呜一阵推,很快就理好了。我非常满意,正准备去做作业,却被爷爷喊住了,要我为他理发,解决他的理发问题。我吓了一跳,爷爷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我会理发吗?哪知爷爷笑笑说:“不要怕,我不要好看,剃光头。理发剪我已调好了,你直接在我头上推,像开割草机一样,全部割光光。”

犹豫再三,我和爷爷互换了位置,爷爷在我面前坐下来。我先用围布给爷爷围好脖子,又拿起梳子装模作样地在他头上划了两下,就打开了电推剪。我先从脖子后面向上推,剪子所过之处,头发簌簌下落,立即露出了白白的头皮。小心翼翼推了几剪子后,我发现没有什么难度,立即信心大增,加快了推剪子的速度。爷爷又提醒我:“逆向推,一遍不够再推一遍,一定要割干净。”在爷爷的指导下,我紧握发剪,全神贯注地在爷爷头上推来推去,生怕什么地方没理好。爷爷的头发已经稀疏花白,很快就被我收拾一空,但我仍仔细地反复检查,一旦发现漏剪的残发,理发剪子立刻毫不客气地推过去。第一次拿理发剪,我一定要开个好头。在这整个的过程中,爷爷始终微笑着,甚至闭起了眼睛。奶奶在旁边看了,笑着对我说:“你看你爷爷,很会享受你这个孙子的服务。”爷爷呵呵地笑了:“有福不享是呆子。”

理完发,爷爷站到镜子前,抬手摸摸光光的头,连夸了几声,很好很好,又干净又凉快。我很得意,又加了一句,也很帅。爷爷哈哈一笑说,你这是在夸你的手艺呢,就跟我约定,下次还是我们祖孙俩互相理发。我立即爽快地答应了。看着爷爷两鬓露出的许多老年斑,我心中不由一热,心想以后确实是该我替爷爷理发了。

                             指导老师  潘德军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