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论文
看 见
时间:2021-11-24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市临泽小学 陈惠萍
晚间,与好友一道散步。凉风吹在身上,倍感舒服。兴兴地与她边走边聊,感叹周围的变化,生活的美好。不知怎地,我俩聊到了小时候,聊到了曾教过我们的老师。突然,她停下脚步,侧身看向我,很认真地说:你小时成绩好,老师喜欢你,所以现在成了老师,不像我,成绩平平,老师怕是从没看见我,连我的名字也不知道吧?可悲呢!瞅着她郁郁样,我立刻拉起她的手,岔开话题。没想,她话锋一转,又扯上了她的小时候。她说,其实她那时也挺能干的,每次大扫除,她擦的窗台、窗玻璃无人能比;她说,她学习其实也不差,每门考试,成绩也有七十多分;她说,她也很听老师话,从不迟到,从不撒谎,老师布置的任务都会认真完成;她还说……

听着她的絮絮叨叨,我陷入深思。

做老师的我,好好回忆自己平日工作,在“抓两头,促中间”的口号下,我们的精力往往都花在了两头上,优等生当然会受到偏爱,各种竞赛给优等生提供了广阔的舞台。表扬、鼓励的喜悦给了优等生更多的信心和力量,他们被家长、老师甚至学校领导深深地宠爱着;学困生呢,老师们会苦口婆心地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抓常规,调动他们的学习积极性,会不遗余力地为他们抓差补缺;而处在中间的这些孩子,成绩平平,循规蹈矩,他们性格平和、从不张扬,他们从不给家人或集体添乱,表扬永远轮不到他们,批评一般也没有他们的份,而他们似乎成了教育的盲点,处在被教师遗忘的角落。

今日与她的交流,如醍醐灌顶。

的确,之于孩子,被老师看见不也是一种成功吗?

晚风一如刚出门时,但毕竟是秋天了,偶尔地,路旁的树根旁会躺着一两片梧桐的黄叶,像手掌般轻轻跃起,一而再,却总是不能翻起,想必只要给它一点点的助力,它必然会轻而易举地成功在地上打个滚撒个娇的吧!

瞧着这些努力着的树叶们,心不由一颤。

是呀,这些落下的叶们,真有点像我们老师眼中的普通孩子,总是静静地守在一隅,但其实他们内心一样是丰富的,总在试着一次次地跃起,也想被老师看见,或许有了这样的看见,他们也能收获别样的精彩人生吧!

于是在心里计划开了:新学期,我要尽快记住每一个孩子的姓名,让他知道他很特别;我要挤出时间与每一位孩子交流,看到他的长处并郑重地告诉他;我要给每一个孩子拟一个简单计划,根据他的能力,创造条件,让他知道老师时时在关注着他……

这学期,班主任的我不会早早地确定班干部,我会采用轮流班干制,一轮下来,听听他们的意见,然后视情况缩小轮流班干的人数;我会将我们的语文学习需求,比如领读、收发作业等任务轮流让孩子们认领;我要努力创造机会,主动与那些躲躲闪闪,不愿意和老师太接近,也不愿和其他同学太接近的孩子,走得更近些。比如,我常常会将红笔丢在办公室,在我批改作业时,恳请他们帮帮我,我相信,他们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去笔袋里取了笔交给我,如果恰好没有,我也会拜托他向其他同学借一支红笔给我;做操时,大扫除时,我会尽量多出现在他们的周围,和他们一起锻炼,一起打扫,和他们聊聊天,有意无意地分享我们小时候胆小和懦弱的趣事,还要告诉他们,其实只要自己放开就一切都会OK……

当我把上述所想与好友慢慢絮叨,好友又一次感叹,轻轻的叹息声中,更坚定了我的想法:看见每一位学生,比教学生知识要重要得多。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