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论文
想念姜老师
时间:2020-10-21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秦一义
那年,我开始上小学二年级。

因为看病,教我们的张老师要离开村小了,第二天有新老师接替他的工作。

新老师?是男老师还是女老师?是老老师还是年轻老师?他(她)对我们凶不凶?我带着一连串的问号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半截犁铧做的钟声响彻小村:当当当,当当当……是新老师敲的吗?我背着小书包,扛着小板凳,赶到学校。哦,是名年轻帅气的男老师,高挑个儿,正笑吟吟地站在学校门口。庄上有好多人来看稀奇,有的说,老师白白净净的,有的说,肯定是城里来的……

上课了,新老师自我介绍说姓姜,孟姜女的姜,叫我们以后就叫他姜老师。

姜老师对我们要求很严格,不许打闹,不许早退迟到,不许以大欺小……学习也抓得很紧,让我们该读的读,该背的背,家庭作业少写一条都不行。家长们很欢迎,对他很尊敬。姜老师到学生家吃轮伙,家长都尽最大可能地好好招待他。

我们秦家垛村子小,村小学也就二十多名学生,四个年级的学生都有,组成一个班,就是所谓的复式班了。只有姜老师一个人教。教了语文教数学,教了画画教唱歌。有的村民戏说老师:“教书带打钟,烧火带剥葱。”还真是的,他边讲边看讲桌上的钟,时间到了,跨出教室,用铁棒去敲钟。同学们都飞一般地出了教室。

姜老师爱唱歌。他的歌声不仅游走于课堂,教我们《戴花要戴大红花》《大刀进行曲》,他的歌声还放飞在村街上。那时农村没有电灯,一般人家连煤油灯都舍不得点,我们上学即使有点作业,放学就早做完了。家长不许我们熬夜费灯油,天打黑影,我们小孩家就早早地睡觉了。我常常在睡梦中听飘来的歌声,是姜老师唱的,他走夜路总是在唱,像夜莺在歌唱。

姜老师热爱文艺,热心宣传。他把我们组成小红花宣传队,常常排练文娱节目:三句半、对口词、小演唱,节目都是他编写的。

一年冬天,他带领我们小红花宣传队到水利工地上演出。北风吹得我手皮皲裂,冒血珠子,被姜老师发现了,他将自己正戴着的手套脱下来,戴到我手上。顿时,一股暖流涌遍我全身。

以后我陆续从家长那里了解到,姜老师叫姜传雷,二十来岁,家是三垛镇上的。

三垛镇是哪里呀?问父母。原来就是大人说的街上。我们这儿人上三垛都说成上街。三垛镇离我们秦家垛有十里路,我很想看看老师家是个啥样儿。一次,和父亲上街,父亲指着一家人家说,这是姜老师的家。我细细打量起来,原来是个和别人家差不多的小小的瓦房,木板门,一切都是很陈旧的样子。门开着,我在外面偷着朝里看,一个戴瓜皮帽的老人在藤椅上坐着,眯缝着眼,是他的父亲吧?他母亲是不是小脚?他有师娘了吗?

我在姜老师手上上了三年学。姜老师被调走了。以后,每次上三垛镇,走过姜老师的家门时,总要留心看一眼。我不想打扰他,只想悄悄地看他一眼,然而愿望总是落空。

后来,三阳河穿过古镇,包括姜老师家在内的很多房屋被拆了。据说,姜老师一家从此搬到高邮城里去了。一晃六十年过去了,我至今不能再见上姜老师一面。算年龄,姜老师该有八十了吧?姜老师,您还好吗?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