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论文
一把油纸伞
时间:2020-10-21  来源:今日高邮  作者:□ 市汪曾祺学校九(8)班 俞淼
这一天,细雨濛濛,但没有打扰我去老街游玩的兴致。我随手拿起倚在门边的一把时尚艳丽的折叠伞,就出了门。

修葺一新的老街,街道古色古香,商品琳琅满目。有时尚的新玩意,更多的是土特产和民间手工艺品。

我边走边看,时而停顿,时而前行。突然发现拐角处有一个偏僻门店,异常的冷清,与老街的热闹格格不入。店内,一位六七十岁的老者,正摆弄着什么。

我收起伞,走进店里,仔细打量,原来这是一家油纸伞店。门面不大,却处处透着古典气息。老者精神矍铄,一头花白的头发,身穿一件素色绣着仙鹤的汉服。老者正专注地用一把小刀在一条粗糙的木棍上来回切割,随着小刀的不停旋转、修整,木棍变得光滑、圆润。老人又拿起一把更小的刀,在木棍上一点一点地雕刻出两朵牡丹花,交错开放,栩栩如生……

我正看得入神,耳边传来一句问话:“小姑娘,你也喜欢油纸伞?”老者头也不抬地说,早已注意到站在一旁的我。

“嗯,是的。”我不好意思地笑着回答。

“那你为什么喜欢油纸伞呢?现在漂亮、时尚的伞那么多!”

我笑而不答。是呀,为什么喜欢呢,我自己也不明白,就是莫名地喜欢……

小时候,我就喜欢收藏家里的老物件,奶奶要丢弃的木梳、过时的银手镯,都被我像宝贝一样收藏在抽屉里,闲暇时便拿出来欣赏,总觉得它们身上蕴藏着许多神秘的故事……

我俩说话间,老者已经雕完了牡丹。他挽了挽宽大的衣袖,拿起一把藕荷色的宣纸的伞架,左手执架,右手拿笔,蘸了蘸散发着墨香的墨汁,在宣纸上作起画来。随着他的一点一画,浓黑的墨汁在纸上一点点晕染开来。他有时大笔涂抹,有时小笔点缀。这儿画上山川,那儿添上楼阁。点画间,江南水乡的风景,就逐渐地呈现了出来。

最后,他轻轻地固定好伞架,放在晾干区等待晾干。他说:“等晾干后,再刷上油,一把油纸伞就完成喽。”言语间透露着一丝丝得意。

“真漂亮!”我不禁轻叹道。

“是呀,只可惜现在喜欢的人越来越少了。唉,这么漂亮的油纸伞,怎么会没人要呢?” 老者似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我,言语里掩藏着一丝丝落寞。

“小姑娘,看你和我孙女差不多大,也上初中了吧?你要是喜欢,我送给你一把。” 临走时,老者把一把伞塞到了我的手中,并且婉拒了我给他的钱,对我挥着手说:“一把伞,不值什么钱,能遇到真心喜欢它的人,也是缘分。放假的时候来玩,我教你做油纸伞。”

“我一定还会来的。”我微笑着答应他。                                指导老师  龙振

高邮市新闻信息中心 今日高邮版权所有

苏ICP备 05016021号